腹肌

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玄了,说非也非,说欧也欧,基友说我命里犯狗…

大家一起来吸一下我的狗气吧,祝出🐶

好不容易放假了,鸡条却也结束了,这季wuli磊存在感少了好多,随手渣一张,好想他…

【贺红】未明 四章已完结

*本来是个脑洞,结果莫名其妙就写完了
*自认为是个幸福的he
*流水账





贺天有些头晕,听不清那些人忙里忙外的在喊些什么也许他是有点累了,合上了双眼,久违的见到了那个人。

chapter.1

他们相识十年了,从那天下午红毛慌乱中挥起的那块砖头开始,他们的人生便开始搅在一起,乱七八糟。原本在强制退学走出校门的那一瞬间,红毛想着终于可以摆脱这个阴魂不散的恶鬼了,暗自痛快的时候不知为何更多的是空洞的失落。

「你以后跟着我混吧。」

熟悉的声音在耳后响起,回头,来者脸近得让他能感觉到对方呼出气息中淡淡的烟草味。

「干什么啊一脸鸡巴被夹的傻样。」

红毛刚气的想回骂你丫才鸡巴被夹,才发现自己克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贺天你个傻逼。」

跟着贺天混并不是个简单的活儿,真正加入组织触及那些藏于繁华都市背后的黑暗时,才知道以前打打杀杀的混混日子过得也真是无知而幸福。挨过刀子,吃过枪子儿,红毛有时候疼了累了想停下来了,抬眼看看前面的男人,心想我怎么能让这货瞧不起,一咬牙又是一年过去了,凭着这骨子里的倔,道上人人都知道那不要脸的贺天和他那只不要命的红狗不好惹。

红毛突然有天梦里突然惊醒,刚刚他看见贺天死在了他的面前。察觉到动静的身边人环住他的腰,柔软的黑发蹭在腰侧感觉很痒

「做噩梦了?」

「是梦见某个无赖终于翘辫子了,高兴的醒了。」

贺天听着他没好气的回答却低低的笑了

「可不是么,昨晚差点死在你身上了。」

然后在那人炸毛之前把他搂进被子里,红毛感觉到那只手正在酸疼的腰间轻柔按摩着,心想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却仍沉沉睡了过去。

他们不是恋人,从同居到同床却如此顺理成章。这道上不好走指不定哪天就没了,还是别去祸害人家清白姑娘了,都是大小伙儿的也没啥好吃不吃亏的就凑合一下吧,红毛在第一次大醉后醒来看见搂着自己的老板这样对自己说,但遍布全身的青紫和想被下身刀子捅过一样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想几枪打爆这张仍在熟睡中的帅脸。

这么想着他捏住了贺天的鼻子,看着对方眉眼渐渐拧在一起,然后惊醒猛的咳嗽起来,平时精明到令人生气的贺少,正像个被吓着的孩子一样茫然的看着翻身继续睡过去的红毛。

这样的小打小闹在他们的生活中并不常见,更多的是赌上生命的真刀真枪。

chapter.2

进组五年的平子从未看到过如此暴怒的贺天,平时总是轻挑着的眉毛紧紧纠缠在一起,眉头鼓起一个小峰,就像…

他目光停留在了床上红发人身上,他的眉毛一如往常一样紧皱着,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来自贺天怒气。红毛开口了

「这次我是有把握拿下那批货的,实际上我也拿到了,你这么生气干嘛。」

「把握?你的把握就是他妈带着一颗离你心脏只有两公分的子弹躺着来见我!?你这颗鸡巴似的脑袋就不能好好动一下考虑一下孰轻孰重!?」

红毛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他语言表达本就不好,他好像在很努力的组织语言来反驳,最后只很小声的憋出一句

「你说过很想要那批货。」

平子看见贺天猛的一震,然后他和其他小弟被赶了出来。看着紧闭的房门,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想起红毛昏迷的那一个礼拜那个总把人命当做儿戏的贺爷一步不离的守在床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抚过红毛手上几道深深的刀疤。

一遍又一遍。

红毛的复健正顺利进行着,贺天让平子暗中准备的事情也正一步步的完成着。如此大规模的洗钱昭示着那个男人终于决定要从这片脏水中起身了,但这也并不是易事。贺天几乎抛弃了近九成的家底,不能洗清的就丢掉或者送给以前的那些对家,道上人都在议论着这位狡猾的贺爷这次究竟想要打什么算盘,但平子牢牢记得贺天的声音。

「能洗清的就洗,不能的就丢了,你和弟兄们给自己多留点,这些年我贺天自认没亏待过大家,能相识便是缘分,不过有些东西该断还是留不下的,事情办好之后大家就再不相识了,别把我当老板,我也不把你们当弟兄,大家好自为之吧。」

chapter.3

关于隐退的事情,贺天斟酌了许久,用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向红毛提起。

「……你他妈能说人话吗?」

显然他高估了眼前人的智商

「老子不想干这行了,打算把手头钱洗干净退出了。」

意料之中红毛缓缓的皱起眉毛,放下了手中的psp。这个组是他俩一手建起来的,两个二十不到的毛头想在这条道上走下去有多困难除了他们也没人能想象,起初的钱是贺天出的,理所当然他是老板,但真正出生入死的却是这个没脑子的家伙,贺天看了看眼前人身上的伤疤。

想让这头倔驴放弃这一切,怕是要有一番功夫了。

贺天等待着红毛的破口大骂,却许久未等来一句话,红毛抬起头来,脸上满是贺天从未见过的茫然与无措。

「那我以后还可以跟着你么?」

二十年风雨走过,不为钱财名利,只是想跟着你而已。

贺天紧紧抱住这个傻子,紧得红毛快要喘不过气了也不放开,贺天内心迸发出的东西让他无法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和表情,他把把脸埋在红毛颈后,哪怕在红毛在急救室中都未流过一滴的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在红毛背上。红毛被吓到了挺直了背不敢动一下,直到感觉紧箍住自己的手臂渐渐放松,接着他听见他说。

「可不是要跟着我么,不然凭你这鸡巴似的脑子怎么在这社会上混啊。」

终于等来红毛破口大骂的贺天翘起了嘴角,眼中满满都是化不开的喜悦。

chapter.4

事前有过充分的准备,他们的退出十分顺利,剩下的钱贺天买了几家店面租出去,只留了一间最小的开了家酒吧,叫未明。凭着老板一张帅破天的脸,即使那唯一的红发酒保总是一张死脸瞪人,小酒吧也总是来客络绎不绝。也许是因为以前小弟明里暗里罩着,这儿从没闹过事情,小日子一直这样过着,有时候红毛还会抱怨哪个臭小子敢跟他摆脸色,要是他以前早就一刀砍他一只手怎样怎样的,贺天也只是笑着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他们之间从来没有提过一个爱字,有些东西嘴巴说多了反而会累赘,自己心里明白就足够了。

平淡的日子总是走得如此之快,不知不觉间眼角的细纹便多了起来但仍挡不住贺天这个老男人可怕的荷尔蒙,这也就是传说中的男人越老越有味吧。红毛却老得异常快,也许是因为早年对身体过分的透支,老了病痛也来了,呆在医院里的日子对于他来说太过难受,他早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出去转转了,但想到贺天严厉的眼神,从来没有开过口。

这天贺天如往常和医生说完话以后推开了病房门。

「咱们出去旅游吧,医生建议我带你出去吧透透气,有利于你身体康复。」

他们决定去环游世界,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事实上他们也再也没有回来。

这件事情医生曾经阻止过,在医院里面他们能尽可能的延长红毛的生命,但那个帅气的老男人却决定带着爱人去旅行,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医生无法插手,只能叹息。

ending

贺天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听到了好友见一和展正希的声音,这些年他独居在这个小镇上只有他们二人知道,见一曾经很担心失去红毛的他会干出傻事,坚持要和展正希一起来看好他,但这个男人却远比他们要平静,有条不紊的处理好了后事,这样平静的走过了之后的十五年。前些天见一接到了他病危的电话,这个强大的男人终于因为胃癌倒下了。

他梦到了一个红发的毛头小子,白白的皮肤,永远倔起的嘴角,一开口就是满嘴的脏话。他想要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让他懂得什么叫尊敬老人,却发现自己的泪水湿了满面,那个臭小子抱住了他,说了句什么。

贺天在六十九岁那年在医院笑着离开了,遗产全部留给了两位老友,他们把钱全部捐给了癌症协会,没有署名,骨灰也如同红毛那样撒向了大海,什么都没有留下。

—————————————————————————

实际上有五章的,把红毛去世的章节删掉了,我自己写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然而再读起来就像是流水账似的…

我觉得最棒的he就是能看到他们平静度过一生,至少在红毛离开的最后一刻贺天都是在他身旁的,至于贺天自己走的那些年就当做是他打毛毛的惩罚吧(笑

时间轴:
二人联手-18岁
红毛受伤-38岁
退出组织-40岁
红毛去世-55岁
贺天去世-69岁

新梗来了啊啊啊,毛同学见到贺总秒怂get,现在可以得知的是红毛老爸在坐牢,感觉可以虐的点越来越多了,毛同学小弟们也开始粗线了,不知未来串珠君会不会上线
总之
作为副cp
能有剧情便是晴天了

占tag抱歉

半夜干坏事,湿身play的毛同学
其实屁股应该更瘦一些的,但由于我个人喜好问题,擅自加了些肉肉(?

我发誓下一次就画贺总了,真的

正片中从来没笑过的毛同学,在新年对贺总的灿烂笑容:-D
大家新年快乐
每次都打贺红tag但没有贺总真是抱歉…


微博➡️腹肌_海豹的游泳圈 来些天使一起来讨论贺红吧:-P

对于贺红的爱居然让我在这么冷的天动手了,新号第一发就给穿着pink胖次的毛同学了(?